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 > 国内 > 正文

凉山火灾幸存消防员:梦见18岁牺牲战友说“拉我一把”

网络整理 2019-04-03 21:44

新京报讯(记者 付子洋)今日(4月3日)下午4点,四川省森林消防总队凉山支队西昌大队在营地举行新闻发布会。参与凉山木里森林火灾救援的4名消防队员向记者讲述了事发经过。


此次救援,西昌大队共派出41名消防官兵,牺牲26人(另外一位牺牲者属于凉山支队机关警勤排)。


接受采访时,4名参与现场救援的消防官兵,还穿着火场上的橘黄色消防服,衣服上带灰。一名从火场中死里逃生的消防员,脸上还带着被烧过的黑灰。


参与救援的消防官兵接受媒体采访。    新京报记者 付子洋 摄


据四川森林消防总队凉山支队西昌大队队长张军介绍,从今年年初开始,西昌大队一共参与了14次作战任务。这次救灾是在完成冕宁灭火救灾任务后的第三天。


闷响后,烟雾瞬间冲天而起


3月31日凌晨1点半左右,西昌大队消防员从凉山州州府西昌出发,行车约6小时后,到达着火点附近的木里县立尔村。简单补充给养之后,他们徒步前往着火点。


参与了此次救援的廖子剑(化名)告诉新京报记者,他们从早上8点左右开始徒步,到了傍晚6点,步行了10小时山路后,天快暗时才见到着火点。


廖子剑说,他当了14年兵,但这次有很大的不同。由于偏僻,信号十分不好,“两天两夜都处于失联状态”。如果距离太远,连对讲机都用不上。只有卫星电话,能和部队的上级保持一致。


张军说,按照正常情况,到达现场之后应该先携带无人机到达火场一线,对火情进行观察。当地平均海拔3500-3800米,且温差大。无人机飞起来后,镜头已经起雾,“甚至能起那种冰晶,根本就看不到,只能看到雾蒙蒙的一片。”


到达现场后,消防官兵兵分三队,为了更全面地观察整个火场的态势,张军所在的队伍前往火场西南侧一个鞍部(两山之间较平缓处)的下方。当还有50米到达鞍部时,张军忽然听到一声闷响,烟雾瞬间冲天而起,形成了一个六七十米左右巨大的烟柱,“像蘑菇云一样”。


西昌大队四中队二班副班长赵茂亦,是此次火灾中四位从火场中脱险的幸存者中的一位。当时他和十名战友从山脊到半山腰清理火点。突然,班长听到了爆裂声,爬到了一棵非常高的树上,看到下面已经有烟了。指导员便叫他们去附近的安全地带避险,当翻过一个沟底时,听到了爆裂声、风声,“还有烟,特别大的烟”。


西昌大队一间宿舍里消防官兵的物品。   新京报记者 付子洋 摄


梦见牺牲小战士


赵茂亦说,火从山脚冲到他们附近,只有十秒不到的时间。指导员拉着他拼命跑,一行十余人在跑到一个山脊时,忽然有一个直径一米多的倒下的木桩拦在他们面前。后面一个消防员当时便从山上滚了下去。赵茂亦在翻过木桩后,曾被卷入大火里,“火太烫了,太烫了,十秒,我觉得经历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”。


从火场出来的最后一刻,赵茂亦曾回头看了一眼,一位18岁的小战士还在火场里,“当时看到了他绝望的表情”。事发四天了,赵茂亦每天晚上都会做梦梦见那个小战士伸着烧焦的手,对他说,“拉我一把”。


西昌大队宿舍公共活动区的一张桌上,为了纪念战友,消防队员们摆了许多烟。  新京报记者 付子洋 摄


冲出火场后,赵茂亦和其他三位队友再喊战友的名字,已经没有人答应了。那会儿他们已经“大脑空白”,站在一个悬崖边上,直接顺着悬崖往下滑,滑到沟底时,偶遇了另一支队伍木里大队六中队,才成功脱险。


西昌大队四中队一班消防员郎志高曾参与了失联人员的救援。他说,刚开始搜救时,走了很长的距离,都没有发现一个人,他心中还抱有很大的希望,认为失联的消防员已经逃离火场了,“希望他们是对讲机没有电或者是对讲机丢了”。但不一会儿,在山的下方有人喊找到了,之后又陆续找到了其他失联人员的遗体,到晚上7点左右,所有消防战士的遗体全部找回。


第二天早上,当地村民拿着担架、绳子,协助将遗体从山脚拉到更平坦安全的位置。

8号彩票下载,8号彩票平台_8号彩票件_8号彩票下载送钱